主页 > 科技快讯 > 正文

口述历史:回顾塑造无人驾驶行业的 DARPA 挑战赛

2017-12-14 10:09来源:网络整理

雷锋网按:本文作者借一大批无人驾驶行业早期从业者之口讲述了 2004 年那一场激动人心的 DARPA 无人驾驶挑战赛。

现在回过头看,没有那场比赛,恐怕就没有现在的蒸蒸日上的无人驾驶行业。这一切都源于 2004 年,一群疯狂的家伙聚在一起参加了一场伟大的挑战赛。本文由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自《连线》。

2004 年 3 月 13 日,一大群工程师和数千名观众聚集在加州一家小酒吧外,他们聚精会神的注视着 15 辆参与莫哈维沙漠穿越赛的赛车,而这些赛车的方向盘其实是电脑控制的,这场划时代的比赛就是首届 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无人驾驶汽车挑战赛。

比赛开始前,睡眼惺忪的极客们紧张的调试着他们的参赛车辆。这 15 辆赛车中,有传统造型的 SUV,也有沙漠越野车和怪兽卡车,有支车队甚至还带来了一辆摩托车。比赛结束后,这家小酒吧附近成了车辆零部件的坟场:撞碎的保险杠、栏杆、铁丝网和用光的灭火器散落一地。

比赛期间,除了赛车出发时的欢呼,一路扬起的沙土和碎石,还有大量令人揪心的碰撞。这些稍显笨拙的车辆让我们见识到了无人驾驶汽车的局限性,显然汽车厂商和科技公司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同时无人驾驶汽车想让消费者满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这场比赛却奠定了现在无人驾驶行业的基础,那些满头大汗在调试无人驾驶原型车的工程师们已经成了这场汽车革命的中流砥柱。接下里,我们就从这些无人驾驶汽车开山祖口中回顾当年那场激动人心的比赛。参与这次口述历史的包括以下人物:

Tony Tether:2001-2009 年任 DARPA 局长,现在是私人技术顾问。

David Hall:他旗下的 Velodyne 却从一家音频器材制造商变成了激光雷达制造商。

Sal Fish:时任 Score International 公司 CEO,该公司非常善于组织巴吉卡车沙漠赛,现在他已经退休在家。

Red Whittaker:卡耐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专家。

Jose Negron:当年负责 DARPAR 无人驾驶挑战赛的日常管理,现在是网络战顾问。

Melanie Dumas:当年是语音识别工程师,现已经升任谷歌安全团队项目负责人。

Alberto Broggi:TerraMax 车队的队长,现在则是计算视觉开发公司 VisLab 的负责人。

Sebastian Thrun:斯坦福大学机器学习研究专家,现在是在线教育机构 Udacity 的掌门人。

Joseph Bebel:当年的他只是一个高中生,现在正在攻读南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Jim McBride:当年是福特安全部门的工程师,他一直留在福特,现在是自动驾驶汽车专家。

Chris Urmson:当年还是卡耐基梅隆大学机器人专业的学生,现在则成长为自动驾驶新创公司 Aurora Innovation 联合创始人。

I. 挑战

2001 年时,一向“珍惜生命”的美国军队萌生了让士兵远离战区炮火纷飞的想法。于是,美国国会设定了一个目标:到 2015 年,美国军队的地面战斗车辆有三分之一必须无人驾驶化。不过,美国国防工业并没有跟上国会的创新概念,它在传感器和计算技术上一直没能取得突破,无人驾驶自然就成了一张空头支票。

2003 年 2 月,DARPA 局长 Tony Tether 决定群策群力解决无人驾驶带来的挑战,于是创办了无人驾驶汽车挑战赛:谁的无人驾驶汽车能率先跑完 142 英里(约合 228 千米)的赛程,就能拿走 100 万美元的大奖。为了给比赛造势,Tether 还专门在洛杉矶的彼得森汽车博物馆号召大家踊跃参赛。

Tony Tether:那时我在想,也许真有 5 到 10 个不怕死的来参赛。

Jose Negron:当时有许多和 DARPA 合作的国防承包商在研发时就遇到阻力,这些承包商想做出点不错的成绩,但始终没什么进展。所以我们需要一种革命性的方式来实现跨越性发展。

我一直提醒 Tony,这个比赛一旦办起来,肯定有数百人加入。对于那些热爱自己的工作,每天在车库和卧室里彻夜工作的人来说,失败完全可以接受,只要能吸取经验就好。

Tony Tether: 我们的办公室早上9 点才上班,但当天 8 点半我就发现门口已经排了满满四队人,他们都是要报名参加无人驾驶汽车挑战赛的。

Jose Negron:我详细给他们讲解了赛程,参赛车辆要穿越沙漠,走各种之字形路线、爬坡、下坡更是家常便饭。最关键的是,有的赛段路只有 3 米宽。

他们只有 1 年的时间准备。一位报名者问我:“你们为什么要把比赛搞的这么难?”我回答说:“要不怎么能叫“大挑战”(Grand Challenge)呢?”

Tony Tether: 在这次比赛之前,DARPA 主要着手减少人类对车辆的干预,可以说当时这条路走错了。

Joseph Bebel:我母亲是一位工程师,她听说了这项比赛。由于我正在寻找有趣的事情做,所以她直接把这个项目带进了高中校园,成了我的课外项目。


上一篇:【科技军事】石海明、杨晓琳:颠覆性技术与国
下一篇:DARPA宣布开源Memex搜索技术